manbext网页登录-官网 / Blog / 环境 / manbext网页登录-苹果员工因污染致残续:六名受害者称有复发迹象_新闻中心_新闻中心

manbext网页登录-苹果员工因污染致残续:六名受害者称有复发迹象_新闻中心_新闻中心

manbext网页登录

manbext网页登录:2月15日,苹果公司首次承认中国供应链致残员工,同时还表示受影响员工已成功治疗。近日,深受正己烷毒害的阿景(化名)和他的同事们再度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毒苹果”有多毒?2月19日,阿景向记者展示:他的双手手背是冰凉的,而手心则分泌出粘糊糊的液体,当他向记者展示曾经打针的胳膊,上面的点点“就像是吸毒留下的”。阿景是山东菏泽人,从青岛科技大学毕业,他在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工作,该公司是苹果公司在中国的一家代工企业,在苹果承认有毒后,他和他的同事们也开始了维权的行程。然而,阿景和其他中毒员工一次次感觉被抛弃,正己烷让只有27周岁的阿景过着60岁的生活……采访之余,记者一路在想,如果没有正己烷这种化学溶剂,噩耗是不是依然会降临在“阿景”们头上,当然,可能不再是现在的正己烷,而是“负己烷”、“正甲烷”等等,这些“正己烷”依然会出来毒害打工者。

未来,还会有多少“正己烷”?从三聚氰胺事件开始,人们对只求利益的无良企业越来越关注,然而总是有企业不管不顾,踊跃加入到无良企业行列中,坑害消费者,毒害员工,只为利益,于是,一个个“三聚氰胺”、“正己烷”继续出现在人们视野中。当我们一遍遍斥责这些无良企业时,这些企业背后的监管是不是更值得我们去思考,如果我们的监管够硬,“正己烷”是否还会出现,而当员工受到毒害,四处寻求自己应得的保障时,却发现四面都是冷脸,数十次的求助得到的只是别人的厌烦,此时此刻,监管的力度又去了哪里?缺少了监管和良知,也许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正己烷”出现。

而同时,当人们彻夜排队购买一款可以到处炫耀的苹果产品时,又是否会想到,这只“毒苹果”仍旧在毒害着那些风华正茂的打工者。噩耗 开始以为是小感冒后来才知中毒了2007年5月,官网当看到公司里一个个无尘的车间和现代化的厂房时,虽然起初工资只有1000元多点,阿景还是决定留在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建科技),在他看来,在这样的公司工作会获得宝贵的经验,为自己以后的发展打好基础。

刚开始以为是小感冒今年27岁的阿景所在的联建科技是苹果公司的一家代工企业,从2008年,公司开始生产手机触摸屏主要供苹果公司的iPhone使用,阿景是公司设备部的员工,平常的工作就是设备维修、保养等工作。从2007年就一直从事同样的工作,但是从2009年5月份开始,无论是上班还是下班,阿景都感觉不对劲,两只手一直发抖,四肢没有力气,还有发烧的感觉。刚开始以为是加班劳累引起的感冒,随便买了点感冒药吃,但是那些不好的症状依旧存在,还越来越严重,就在5月底,他得知了同车间有同事中毒住院了,2009年7月份,他也到苏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做了检查,结果为双上肢轻度神经源性损害。

正己烷是不折不扣的毒汁自己也中毒了,他和几十名中毒的员工一起借钱住进了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以下简称苏州五院),和他一起住院的还有自己的老乡阿勇(化名),今年26岁的阿勇是山东临沂人,2008年5月开始来到联建科技打工,和阿景从事相同的工作。苏州五院是专业的职业病医院,在苏州五院的最后确诊下,阿景、阿勇和住院的员工都是由公司使用的正己烷引起的中毒,导致神经源损害。搜索一下便可以得知,正己烷是一种化学溶剂,当人体吸入或食入等,会对健康造成极大危害,包括“麻醉和刺激作用”,长期接触可致神经炎。如果吸入高浓度正己烷可出现头痛、头晕、恶心、共济失调等,重者引起神志丧失甚至死亡。

可以说,正己烷是不折不扣的毒汁。而在联建科技,员工正是用这种毒汁来擦洗手机触摸屏,当然,最后导致了大量员工正己烷中毒。10个月中每天都要打点滴从2009年8月开始,先后两次共住院10个月,10个月中每天都要打点滴,一度找不到可以扎针的地方,而记者见到阿景时,他撸开衣袖,“看,就像吸毒打针留下的。

”噩耗的降临让阿景、阿勇和他们的同事感到心痛,但是更令他们心痛的是公司的一次次冷漠。说法 想要获得赔偿就必须离职一天医药费就要七八百,他们只能向公司借钱住院,结果出来后,公司开始承担治疗费用,而在他们刚开始住院时,公司竟然除了治疗费用,没有任何补贴,在经过多次谈话和法律求助下,从2009年10月份开始,他们每个月可以获得735元的补贴和1000元的营养费。

从住院一开始,阿景和他的同事们就感觉到了公司的无情。要获得赔偿就得离职经过漫长的治疗,中毒员工的症状有所缓解,这些员工出院后,可以休息几个月,然后回到工厂继续上班,按照公司提出的协议,如果要获得赔偿,就必须离职,公司则会按照伤残评级给予相应赔偿,在得到赔偿的同时,还要签订一个协议,表示今后的命运再和公司无关。绝大多数员工签订协议离职了,但是阿景没有选择离开,在2011年春节以前,他的伤残等级一直都是十级,而他在南京一家医院做得鉴定却是九级。

十级只能获得10万元的赔偿,而九级可以获得14万的赔偿。为伤残等级的评定,阿景在住院的时候就开始奔波,总算评定成九级,而有许多员工目前还没有评定出是多少级。讨说法换来的是冷漠张飞是记者采访的6名中毒者中最小的一个,是一个90后,他的工作就是擦洗手机触摸屏,需要直接接触正己烷。早在2009年,他同样检查出正己烷中毒,症状是脚趾发麻,腿软,但是却因为医院无床位一直到2010年初才住进医院。

manbext网页登录

在苏州市第二附属医院给张飞开具的一项报告中,张飞向记者细数了一下,一共三四十个评定指标,其中有17个指标不在正常范围内。出院后的他同样和阿景他们一起为自己的保障奔走求助,但是看到的却是一张张冷漠的脸,这让他感觉很委屈,在家里还被父母当小孩看,自己得了这么重的职业病,公司里怎么就不关心呢?张飞选择继续在工厂打工,虽然公司已经不再使用正己烷,但是他还是想换一个车间,换一个工作环境,对于这个要求主管虽然答应,但是在拖了一个半月后,换的工作仍是相关的工作。

更让张飞感到郁闷的是,合理的赔偿和保障他看不到,到现在他的职业病等级还没有评定出来。和张飞有同样情况的还有23岁的桑小龙。

数十次的谈话,数十次的上访求助,从中毒以来,阿景和他的同事找了公司和苏州工业园区的管理部门加起来有近百次,但是现在换来的却是“怎么又来了”这种厌烦的回答。利益 使用正己烷每月可多生产200多万部手机阿景说,从2009年正己烷中毒员工出现,一直到2010年大部分出院,公司的态度就是可以留下,也可以获得赔偿签协议走人。无奈的他们2011年初给苹果公司CEO斯蒂夫·乔布斯写了一封信,讲述了中毒事件造成的伤害,并希望苹果公司严格监管代工企业的违法行为以及为中毒者出面争取应有的赔偿。

然而却始终没有收到回复。首次承认137名工人中毒春节过后,在2011年2月15日,苹果公司公布了2010年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首次对正己烷中毒事件做出回应。记者看到,这份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长达25页,专门用一章对于正己烷的使用进行说明:“2010年,我们了解到,在苹果公司供应商胜华科技苏州工厂(即联建科技),有137名工人因暴露于正己烷环境,健康遭受不利影响……我们要求胜华科技停止使用正己烷,并提供证据证明已经将该化学品从生产线上撤下。

还要求他们修复通风系统。自采取上述措施以来,再无工人因化学品暴露受到损害。”再来说说正己烷,据张飞介绍,刚开始并不是使用正己烷擦洗触摸屏,以前都是使用酒精擦洗,但因为正己烷比酒精的挥发速度要快四五倍,良品率也高,后来就换成了正己烷。

张飞并不知道正己烷是毒汁,他每天能擦洗1100个触摸屏,要用4小杯正己烷。张飞不知道是毒汁,但是公司应该知道,但是换了正己烷的车间里,员工依然只是戴着一个普通的口罩,没有相关的培训,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用正己烷能大大提高产量“哪怕是给我们提前说一声,我们该怎样防护,但是这些都没有。

”没有告知的背后,是利益。据透露,使用正己烷,一个月可以多生产手机225万~270万部,使用正己烷良品率也由原来的60%达到了90%以上。而这些便可以给公司带来上千万的利润。

与此同时,在供应商责任报告中,苹果公司还表示,已查实所有受到影响的员工均已成功得到治疗,“我们会继续检查工人们的病历,直到他们完全康复。胜华电子已按照中国法律的要求为患病工人和康复期的工人支付了医药费和伙食费,补发了工资。

官网

137名工人中的大部分已经返回该工厂工作。”这是最让中毒员工气愤的,“我们出院记录的出院情况中都标记着好转,而并不是治愈。”拿着自己和别人的出院记录,阿景向记者说道,“中毒的员工其实大部分也离开了,很多其实都是被迫离职,公司现在就想让我马上离职。

”复发 春节后旧病复发要求检查遭公司拒绝去年9月8日,出院的阿景回家静养了3个月,值得庆幸的是,这三个月里,公司每个月都会给他补贴和营养费。但是三个月的静养并没有让阿景的病情有好转,职业病明显给他留下了后遗症,在家的日子天越来越冷,而他晚上睡觉盖3层被子都不觉得暖和,双手还会发麻、疼痛,厉害的时候会抽筋、出汗。春节后病情加重“在家的三个月一点活也干不了,没力气。”阿景说着,让记者感受他的双手,手背是冰凉的,而手心分泌出粘糊糊的液体,“春节回来后,我们明显地感觉自己的病情又严重了。

”如果没有加班,张飞一个月只能拿到1200元左右,所以每个月他至少都要加50个班,这样他可以拿到2400元,但是出院后的他很少加班了。“其实身体一直没好,全身没有力气,干活也有点力不从心,以前周六周日都会去加班的,但是现在我们只能周末都休息。”2月19日,张飞向记者说道。病情最重的都不能走路了记者采访的六名受害者中,其中一名是一位女士阿英(化名),刚刚来到张飞租住的房屋,张飞便给她送上一个暖水袋,“她需要这个。

”阿英在中毒员工中是最严重的,最早住进医院,最晚走出医院。2009年6月,她感觉自己不对劲,一开始只是没有力气,慢慢的,开门都非常吃力,坐公交车上下车都非常吃力。

不明情况的她先后在苏州一家医院和父母工作地所在一家医院住院,但是病情没有好转,反而筷子都不能用了。和其他中毒者一样,最后她也住进了苏州五院,而病情最严重的时候,她就像瘫痪一样,不能走路,不能自理,需要母亲在旁边照顾。

担心复发不敢离职六名受害者都有明显的复发迹象,他们再次担心自己会突然再没有力气,当阿景、阿勇为代表向公司提出要再次检查治疗时,却遭到了拒绝。“过年刚回来,公司安全卫生部主管就和我谈话,一开始说我的伤残等级评定下来了,是九级,随后就是问什么时候办离职,没有一点关心的意思。

”阿景向记者说道。“如果我们拿到了赔偿,但是如果哪天再次复发,一个月的治疗费就高达25000元,而赔偿费又可以用多长时间呢。”阿景说道。经历 记者采访工厂被保安拒之门外记者采访遭拒听说记者要采访,联建科技大门口的保安一推手,冲记者喊了一句:“快走。

”之后便不再吱声。这是记者想要采访联建科技的工作人员的场景,据介绍,联建科技出现正己烷中毒事件后,门卫检查非常严,记者先后来到联建科技的职工宿舍和厂区,看到门口保安对进去的人一律检查工作证,没有工作证则不让进入,当记者试图进入时,都被保安拒绝在门外。

“春节以后,好像只有中央电视台的进去采访过,而其他媒体都没能进入厂房。”阿景说道。当记者拨打阿景提供的公司高层领导的电话时,却始终没有人接听。

manbext网页登录

而记者试图联系苹果公司,也是没有结果。“现在更是没有人管。”阿景说道。

许多中毒员工也被拒之门外其实,被拒之门外的不只是媒体的记者,还有这些中毒员工。刘小剑也是毕业后就来到了联建科技,2009年9月份他也检查出正己烷中毒,但是他并没有机会住进医院,公司的答复是医院床位已满,而他的病情也轻一些,只给他开了一些药,这些药本身就没有作用,这样,也只是吃了一段时间公司就不再提供。正己烷中毒的有数百人,但并不是所有中毒者都接受了住院治疗,刘小剑和没有机会住院治疗的员工多次要求,但也都是被拒之门外。

苹果的“社会责任”何在?苹果公司是一家承诺“确保供应链有安全的工作条件,确保工人受到尊重并享有尊严,同时确保生产过程对环境负责”的企业,每年它都会发布一份“供应商社会责任进展报告”。在苹果网站上在乔布斯先生发给一位用户企业社会责任的回信中,他首先表达了这美好的承诺:“无论苹果产品是在哪里生产,苹果承诺确保最高标准的社会责任。

”然而事实却并没有承诺的好。2011年1月20日,由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等三家民间组织发布了“苹果的另一面”调研报告,指出自2007年以来,苹果公司以其时尚设计和创新技术,推出了iPad、iPhone等一系列IT产品,引发市场销售的阵阵狂潮。

但是,在时尚靓丽的外表后面,苹果的产品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污染、侵犯和毒害。特写 不知道这样的我还会不会有人娶打篮球已不再是享受刘小剑今年26岁,个头有1.8米的他一直都喜欢打篮球,但自从正己烷中毒后,打篮球不再是享受。“从2009年8月的时候,我打篮球明显感觉吃力,动不动就抽筋腿痛,打篮球完全是遭罪。”刘小剑向记者说道,知道自己中毒后,他也明白了原因。

“现在还打篮球吗?”“还打,这是我的乐趣,但是打篮球还是很吃力很吃力。”小剑说道。2月19日,当记者走进张飞租住的房子时,一间毛坯房被隔成四小间,他和一名同事租了一个南间,房租是550元,走进房间,一张床、一张桌子,唯一值钱的就是一台电脑。“没有电视,唯一的乐趣就是玩玩电脑。

”张飞说道。这样的我还是否会有人娶当记者对阿英提出拍一张照片时,她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自己老家的人知道她情况的都会问她,以后会不会再次病发,不能走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大家都知道了我的情况,这样的我还能有人娶吗?”阿英低着头低声说道,手里则在摆弄那个暖手袋。对于未来,他们都是怎样想的呢?“离开联建等于死亡。”这是阿景的观点,看着以前可能接触过化学品的退伍老兵经常去医院治疗,他不敢想象以后没有保障的生活。

“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这是阿景在网络上微博的网名,他们希望公司能够还给他们一个健康的身体。“我是最小的,其实我早就想离开了,但是公司不能给我一个后期的保障,即使再年轻,我也可能突然腿软,瘫倒在地,我只希望自己的病能彻底除根。”张飞说道。阿勇、小剑、小龙,他们同样希望得到公司的保障,而不是不负责任的赔偿。

未满30却过上了60岁的生活“看看我穿什么样的裤子?”当记者采访阿景时,他无奈地向记者说道,“这是一条羽绒裤,是用来暖和腿的,虽然这里没有老家冷,但是我一直觉得很冷。”“你应该也能看到,现在苏州人很多都已经不穿羽绒服了,更不用说羽绒裤,现在穿羽绒裤的都是那些60多岁的老头,而我现在就过着老头的生活。”说到这儿,阿景脸上露出一丝忧伤。今年27岁的阿景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女儿有1周岁多点,会跑了,过年回家看到她我就感到心痛。

”文/图 记者 昌旭光_manbext网页登录。

本文来源:manbext网页登录官网-www.rpg-sugoroku.com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